当前位置: 主页 > 军事 > “无人区”里的海阔天空内容

“无人区”里的海阔天空

2019-07-02 05:29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“无人区”里的海阔天空

  远方的凝视。

“无人区”里的海阔天空

  戈壁滩的朝霞,来得更晚一些。戈壁滩上的坚守,源于无时无刻、日复一日地凝视,这也是雷达兵闪光而质朴的本色。席博博 摄

  第一次“见”到西部战区空军某雷达站三级军士长、雷达操纵员胡勇华,是在一张照片中。

  凝视画面,记者不禁想:那谦恭的微笑背后,有过怎样的青春奋斗?

  盛夏,巴丹吉林沙漠骄阳如火。碧空之上,战机激战正酣,大漠深处的边防雷达站里,胡勇华紧盯雷达荧屏,飞速敲击键盘,目标信息源源不断上传。

  戍守边陲雷达站18载,老兵胡勇华如何能保持“激情依旧”?

  带着疑问,记者走近了这名戍边老兵。

  “当不成军官,就把兵当到极致”

  “文书和猪倌,你选一个。”

  “猪倌!”

  面对站长询问,20岁的胡勇华脱口而出。“当时,在连队猪倌能参加战备值班,当文书就不能了。”多年后,他依然记得当初的想法。

  那年7月,以优异成绩通过雷达操纵专业集训的胡勇华,被分到了某边防雷达站。他训练时时冲在前。大伙儿都看在眼里:“这个兵能吃苦。”

  上机值班、学习训练……除了业余时间喂猪、打扫猪圈,操纵员主业占据了他的世界。就这样,他在同年兵中第一个担负战备值班任务。

  “考军校,留部队。”这名朴实的战士还挤时间复习功课。结果,他落选了。失落过后,他梗着脖子走进训练室,“当不成军官,就把兵当到极致。”

  胡勇华忘不了,刚下连上机跟班时的一次亲历:目标在机场附近消失,他睁圆眼睛盯着班长的“一步一动”,班长施展浑身解数仍未发现目标……

  “未能发现意味着什么?”班长脸上的沮丧,刻在胡勇华的记忆里。

  半年后,胡勇华奉命保障一项重大任务。他神经紧绷,端坐战位,从清晨忙到日暮。任务圆满完成后他才知道,执行的是神舟五号飞船返回舱空情保障任务。顷刻间,自豪涌上胸膛……

  “方舱连着蓝天,必须担起肩上重任!”他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  一年仲夏,新型雷达列装,他成为全团派赴厂家培训的两名操纵骨干之一。然而,教员讲授信息化知识,他许多地方听不懂。

  “别人能行,我也行。”血液里奔涌的倔强,让只有高中文凭的他,把枯燥难懂的资料“啃了下来”。之后,他废寝忘食琢磨新装备,每个键、每个功能,一个一个摸索……

  一天,雷达显示屏上突现一批不明空情。担负值班的胡勇华,边向上级报告边跟踪。目标忽隐忽现,全程消失4次。凭着过硬技艺,他和战友一直将目标监控……

  后来,随着雷达兵模拟训练系统升级,计算机知识薄弱的胡勇华为难了。那年金秋,团队组织比武,胡勇华成绩尴尬:人工课目满分,信息化操作不及格。

  回到连队,他开始钻研新系统。一个冬日,雷达显示屏上突现一个可疑的光点,胡勇华正蹙眉判断,团长电话进来:“迅速给出判断意见!”

  “判定为模拟电子干扰。”胡勇华冷静报告。

  不久,上级召开空情研讨会,团长将这批目标带去研讨,专家们定性为“疑似电子干扰”。时任营长曾建辉服了:勇华上机值班,我放心。

  广漠杳无穷,奔跑向远方

  雷达站位于边境一线。环顾阵地四周,大漠一望无垠。唯有雷达如“铁树”,为“沙漠孤岛”增添了一抹生机……

  “‘铁树’是天空的眼睛。”当兵第4年,胡勇华开始带教新兵。他一遍遍叮嘱新兵:“这双‘眼睛’不能有半点差池。”

  “我带教时差一毫米,他们可能要差一米。”显示屏上单调的目标方位距离,在他心中分量千钧。这些年,他竭尽所能,带出了一百余名操纵技术骨干。

  大风嘶吼的一个夏日,一批直招士官分配到单位,胡勇华奉命带教。其中一名叫曾昭停的湖南同乡,考核次次“拖后腿”。

  “成绩总是上不去,当两年兵就回家。”胡勇华找曾昭停谈心,这个小伙子毫不隐瞒。

  “你把兵当好。”每天,胡勇华第一个上机,他让曾昭停挨着自己坐、跟着练。不久,小曾考试及格了。再练,名字排在了成绩单中游……这个18岁的小伙子激动得眸子里闪烁着小火苗,“班长,原来我真的可以!”

  后来,曾昭停被分到更为偏远的雷达站,胡勇华为他鼓劲。再后来,他代表连队参加旅比武,夺得专业第一名。

  那年初秋,上级组织雷达兵操纵专业骨干集训,胡勇华是5名教练员之一。

推荐阅读: